在传统银企直连模式下,银行本来就有面向企业的接口,现在很多厂商提供的开放银行解决方案是把传统的银行对外接口改造翻新到一个新的开放整合?#25945;?#19978;,但目前技术标准和业务梳理还?#23545;?#27809;有达到可以形成一整套标准,并以此搭建?#25945;?#30340;水?#20581;?/span>

回顾商业银行的发展史,我们大致可以描绘出银行变革的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银行以产品为导向,追求规模效应、将服务重心置于传统实体网点。异地扩张、网点扩张的背后是资金、人力、运营效率与成本之间的矛盾;随着移动在线和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银行步入第二阶段,?#36861;?#33258;建渠道、场景,网上银行、手机银行成为银行提高服务能力和服务粘性的主要方式,但流量场景缺乏、产品服务同质化成为银行发力线上化的主要桎梏,这促使银行发展进入第三阶段——走出去,跨界融合,实现银行与银行之间、银行与非银金融机构甚至与跨界企业间的数据共享与场景融合。

在生态重构的过程中,开放银行的概念诞生了。从2016年开始欧美的监管政策落地促使开放银行的创新案例不?#19979;?#22320;,到2018年下半年,中国也兴起了开放银行的建设风?#20445;?#24320;放、共享、合作、创新成新时期银行转型的关键词。

开放银行“终点站”:融入场景、建设生态

文思海辉高级副总裁况文川认为,开放银行主要指银行通过自建或互联等方式与第三方?#25945;?#36827;行能力输出和数据共享,在技术呈?#20013;?#24577;上表现为API、SDK、H5等手段,最终目的是形成融入场景、建设生态的银行服务新模?#20581;?/span>

?#26377;问?#19978;来讲,开放银行是银行主动与外部对接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较早之前就已经出现,比如光大银行的缴费云?#25945;?#20197;及很多银行的现金管理服务。而当前,在金融脱?#20581;?#20256;统银行金融服务受到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29616;?#20914;击;同?#20445;?#20013;国经济迅速发展、金融活动越来越频?#20445;?#37329;融市场空间不断扩大,金融服务开始越来越多地融入到社会经济活动里……种种因素综合起来推动了银行通过开放模式扩大自己服务?#27573;А?#35302;达更多的长尾人群。

相对于英国、欧盟、美国等地区,国外开放银行的驱动因素多由监管政策驱动,例如金融监管体系相对发达的欧盟出台了PSD2(全称为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 2,支付服务指令2),强制银行向第三?#20132;?#26500;开放客户数据,而中国开放银行的兴起主要是由市场驱动,BATJ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和大?#24247;?#19977;?#20132;?#26500;进入到金融领域,对银行的冲击很大,银行主动开放,加速与商业生态的融合。

况文川向亿欧金融介绍,从本质上讲,传统的银企直连也是银行向企业开放的一种方式,但从开放的内容上来看,以前银行对企业开放的主要是诸如支付、现金管理、缴费、代收付这些基本的交易能力,而现在银行除了开放基本的交易能力之外,还会开放诸如客户的身份验证、客户画像、账户管理、风险控制等内容,以此来对第三方企业进行更加全面的金融赋能,这对某些有流量无金融能力的?#25945;?#26469;讲,促进很大。

对于银行来讲,建设开放银行的第一步是要搭建开放?#25945;ǎ?#20294;?#25945;?#21482;是一个接口,企业接入进去需要考虑?#25945;?#30340;增值服务能力,因此银行需要在?#25945;?#20043;上搭建生态。如果按照欧盟的解释:开放银行是银行按照法规开放一些标准的功能供第三方?#25945;?#20351;用,则?#23884;?#24320;放银行的比较狭义的理解。

当前API Bank?#27573;?#36798;到互联网级开放

在传统的银企直连模式下,银行本来就有面向企业的接口,现在很多厂商提供的开放银行解决方案就是把传统的银行对外接口改造翻新到一个新的开放整合?#25945;?#19978;,?#25945;?#25104;为银行和企业之间的连接器,厂商需要在一端来改造银行的内部应用,另一端面向外部商业生态做接口的梳理。

况文川介绍,当前银行的API还没有做到完全的互联网级开放,各家银行完全基于互联网的方?#38454;?#25509;入厂商的认证、接口的洽谈、注册的情况并不多。对于银行IT厂商来讲,开放银行的初级服务模式是以解决方案的?#38382;劍?#32473;银行做定制化开发,帮助银行上线开放银行?#25945;ā?#26356;高级的形态由第三方技术服务商搭建一个开放?#25945;ǎ?#31199;给多家银行使用,但目前这种技术标准和业务梳理还?#23545;?#27809;有达到可以形成一整套标准,并以此搭建?#25945;?#30340;水?#20581;?/span>

对于厂商来讲,技术标准的制定难是一方面,更大的困难在于业务合作的标准梳理非常复杂。此外,由于各?#31227;教?#23545;接银行的能力和提供的API接口数量、内容大不相同,企业会选择与多家开放银行?#25945;?#23545;接,因此未来会出现很多搭建第三方开放?#25945;?#30340;整合技术服务商,不仅仅是像兴业数金这样脱胎于兴业银行银银?#25945;?#19994;务的机构,还有可能是一些第三方的ERP、供应链?金金融、市场营销系统软件提供商。总之,未来很有可能会出现公共性的?#25945;?#26469;对接金融机构和商业生态。

open API服务升级,未来比拼的是专业化落地实施能力

目前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对接主要还是基于企业间的B2B连接,对于接入厂商也存在一定的门槛控制,虽然没有明确的标准,但也有一个基本的规范,比如经营者实体身份的认证、经营素质、流量规模、技术成熟度。因为银行本身也有自己的安全考虑。

在这?#26234;?#20917;下,open API如何落地显得至关重要,从服务厂商来讲,不仅要具备帮助银行开发系?#22330;?#23450;制化服务和咨询服务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帮助银行去到企业合作伙伴做落地的实施服务。这个时候不同的厂家拥有不同的资源,他们可能就会分化,会提供更加细分的专业化服务,这也会加速催生第三方公共性开放银行?#25945;?#35806;生,由统一的接口分布给多家银行和合作机构来使用。

开放银行的风险问题值得关注。况文川认为,安全自始自终都是银行十分关注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之所以能引发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在整个社会的商业模式更加复杂,对于流量的共享、合法情况下数据的共享等方面的商业创新变多了,合作需求也增加了,导致银行有很多服务要开放出来,同时通过开放连接的第三方企业的服务、数据也要开放给银行。这使得银行风险暴露的机?#35797;?#21152;了。

服务随场景而生,打开银行IT增量市场

文思海辉目前提供从传统软件开发、咨询服务到数字化营销与运营、金融云服务、大数据服务等新一代金融数字化解决方案和服务体系。相比于传统的业务解决方案,新一代数字化业务系统究竟“新”在哪里?

况文川向亿欧金融表示,金融业是数字化程度最高的行业。和传统解决方案相比,“新一代”的数字化业务系统的革新之处体现在三个方面:

1)面向的客户、服务的场景发生了改变,更?#29992;?#21521;数字化新一代客户的数字化行为,如移动化、在线化、个性化、即时性等。

2)技术方式上,更多采用分布式架构、微服务、云计算这种面向互联网的大容量、高并发、高频交易的机制。

3)采用开放共享的大数据模式,将银行数据真正与社会大数据整合起来形成解决方案。

对于未来银行IT市场它的增量空间,况文川表示,目前国内新一代银行核心系统的建设已经基本告一段落,此外大?#34892;?#38134;行出于自主可控的原因,都在相应扩大开发?#34892;?#30340;规模,因而银行IT服务商在核心系统建设方面的市场空间会稍有?#39038;酢?#20174;增?#21487;?#26469;看,互联网金融?#25945;ā?#24320;放银行?#25945;ā?#32593;上银行、移动银行、营销、风?#23637;?#29702;等伴随着场景建设而产生的业务系统建设需求是未来银行IT市场的新盈利点。

谈到金融科技,市场普遍关注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创业型的金融科技公司,将文思海辉一类的服务商定义为传统银行IT服务商,对于文思海辉来讲,如何撕掉“传统”的标签?To B科技服务研发和销售费用投入高、但毛利率偏低,盈利难,如何提升盈利模式的弹性?

况文川直言,目前传统银行IT服务商面临的风险之一是人才流失,流向新兴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这也倒逼厂商改变盈利模?#20581;?#25991;思海辉的解决方案是扩大自己的服务?#27573;В?#22312;合规合法的前提下,向金融机构提供数据服务、运营服务等等能直接产生最终业务价值的综合服务,但这需要经过长时间的研发资金投入和合作,需要一定的盈利周期。

银行系+互联网系,市场热闹厂商落寞?

2018年建信金科、民生科技等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成立引发业内关注,这一热潮一直?#26377;?#21040;2019年,“宇宙行”在雄安新区落地了工银科技子公司,此外头部城商行?#26412;?#38134;行也宣?#35745;?#19979;金融科技子公司正式挂牌。不管是“内向型”的服务母行,还是“外向型”的服务同业,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的成立多少都对金融科技市场产生一定的冲击和影响。

在另一端,蚂蚁金服、腾讯、京东金融先后与神州信息、长亮科技、润和软件、宇信科技、科蓝软件、信雅达等传统银行IT服务商进行合作,或战略签约或投资入股,联合研发和推广新一代数字银行业务系?#22330;?#36171;能银行数字化转型,成为互联网巨头向产业互联网转型的一个缩影。

况文川认为,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主要还是服务于本行,虽然有一些银行科技公司也对外进行输出,但这些公司不具备成本优势,银行系金融科技服务商的出现在提升行业服务水?#20581;?#22686;加更多选择的同?#20445;?#20063;可能会拉高行业的实施价格?#36745;?#20182;看来,银行系科技子公司想要做的其实是通过金融科技的对外输出来建立生态。不管是与同业银行的合作生态还是社会的合作生态,亦或是与政府搭建的服务生态,把生态圈完善做大之后可以反过来加强母行的影响力。

而BATJ等互联网巨头涌入银行IT市场,会推动银行加速向数字化转型,伴随着数字化程度的提高,银行 IT的市场空间会扩大,同时也加强了银行采用分布?#20581;?#20113;计算、微服务等创新技术与架构的市场教育,厂商也因此增加了更多的实施机会,大家一同把市场做大做强,共同提升国内银行IT行业的自主可控能力。

在2019年的银行IT市场,除了"新晋玩家"加速入?#32456;?#19968;大明显趋势外,“出海”也成为了厂商走向国际化、扩大服务边界的重要战略。在近期亿欧金融走访的银行IT厂商中,神州信息、长亮科技、润和软件都?#36861;?#21521;眼光放向了海外市场。

作为中国第一批“走出去”的IT服务企业,文思海辉2001年就已经在日本东京与美国硅谷成立分公司,至今,文思海辉已拥有来自55个国?#19994;?0000多名员工,在全球31个城市设有54个交付?#34892;摹?/span>

从服务商的?#23884;?#30475;,金融IT出海有哪些困难呢?况文川表示,中国金融IT服务商如果面向海外市场提供传统的IT解决方案很难迅速进入市场,因为在金融IT发达的日本、欧美地区,金融市场、监管机制、项目实施文化和中国有很大的差别,这是阻止IT厂商进入国外的一大门槛;但同时他认为,如果IT企业跟着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业务出海,比如随着支付宝或其他第三方支付企业、电商企业在东南亚等地扩张,服务商可以为其提供支付接口打通等服务,或者是在未来中国会占领先优势的解决方案如自然语?#28304;?#29702;、图像识别、知识?#35745;?#36816;用等技术方面向海外输出,亦或者是沿着一带一路出海的话,仍然有一定的市场空间可以拓展。在这个扩张的过程中,中国的银行系科技公司因为往往拥?#34218;?#23436;备的解决方案门类和海外分行实施成果,他们和互联网金融公司、专业金融IT公司以及一些早已成功走向海外的中国企业的合作,可能形成一个很好的想象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