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2018年底,各大卫视跨年大戏即将轮番上演。在2017和2018年湖南卫视与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出中,不少?#24605;?#35782;到了大放异彩的全息投影偶像——洛天依,在今年,想必又会有不少新鲜的面孔脱颖而出。

然而你知道吗,世界上最早的虚拟偶像是?#21448;?#25345;人开始的。在2000年由英国PA新媒体公司制作的世界第一位虚拟主持人安娜·诺娃(annanova)的出现,犹如一颗耀眼的明星,立即就获得了世人的瞩目,人们?#36816;?#30340;关注丝毫都不逊于我们现实生活当中的任何一位名人或明星。紧接着她之后又出现了一系列的虚拟主持人,如中国Gogirl、言东方和伊妹儿,美国的Vivian,韩国的丽丽等等,令人目不暇接。

安娜·诺娃已于2004年“退休” 

而今天,世界上最有名的虚拟偶像,当属初音未来。她的成名经典,则是一曲翻唱自?#20381;?#27874;尔卡舞曲的《甩葱歌》。

初音未来初音ミク/Hatsune Miku),是2007年8月31日由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的音源库,音源数据资料采样于日本声优藤田咲。她的诞生就仿佛是一场绿色奇迹,席卷整个霓虹国。软件销售仅仅十天便占了日本音乐软件?#35856;?#30340;三成江?#20581;?#20154;们纷纷在弹幕网站NicoNico和Pixiv社区上上传初音未来的相关作品,歌曲、绘画、动画、同人文……甚至还有人专门翻唱初音未来的歌。就这样,一出道就是十一年。

同?#20445;?/span>2010年初音未来就在东京利用3D全息投影技术开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2500 张票瞬间卖光,还?#35856;?#36807;3万个观众守在电脑旁收看付费直播;而在中国,2015年初音未来在上海开唱,一连四场的所有门?#20445;?#24179;均票价500元,都在开票 8 分钟内被秒杀。

强大的?#35856;?#32418;利刺激了更多的虚拟偶像出道。鉴于庞大的中文?#35856;。琘amaha公司在VOCALOID3语音合成引擎的基础上,制作了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虚拟形象——洛天依,并在2012年7月12日在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正式推出了她的声库。2017年6月,洛天依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万人演唱会。也就是说,这个虚拟偶像依然是利用了和初音未来相同的技术,只是母语变成了中文。

然而,说到谁将是下一个爆款的虚拟偶像,还要看其曲库的丰富程度如何。?#26247;梗?#23545;于人们来说,科技还没有达到让人惊艳的快速迭代速度,虚拟形象上的新鲜感或许仅仅能够维持几个季度一旦没有了黑科技的加持,也就很快又会回归到二次元粉丝的那?#20013;?#20247;情怀世界中去。真正能够形成长期黏性的,其实是虚拟偶像的创造物,或者说是过去二次元的虚拟形象所极少形成的一种文化产品——歌曲。

让初音未来真正誉满全球的成就,其实是一首带有恶搞味道的翻唱《甩葱歌》。强劲的爆款音乐的冲击力,是虚拟偶像们用以立足的关键。就如洛天依在出场若干综艺节目后,真正让世人所记忆深刻的,还是在《经典咏流传》中和京剧名家王佩瑜合唱的一曲《但愿人长久》以及随后假?#26696;?#30528;王佩瑜现场学唱和清唱的《空城计?#36153;?#27573;。

因此,回到中国?#35856;。?#22914;果说洛天依是通过音乐这种二维途径来吸引受众的,那么虚拟偶像和粉丝之间的最主要交流管道便是音乐作品。在效率为王的今天,利用AI+语音合成引擎的模式来降低用户的内容生产?#20598;鰨?/span>正是目前虚拟偶像的人工智能化趋势。传统的?#25237;?#20135;业引入了机器大生产使得效率大大提高,而如今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于创意产业的从业者来说,则带来了新一轮的工具革新。越多的内容生产,虚拟偶像便会有越多的训练机会提升表演水平,而围绕虚拟偶像所产生的社区也便会运转得越发活跃

此外,人格化是声音制作和音乐软件制作公司?#35856;?#24341;导与粉丝创作的合力,但不算太多的设定明显不能满足粉丝对于其作为偶像的的需求。但人工智能恰好可以通过深度学习,来丰满虚拟偶像的性格,并在与粉丝的不断交流中逐步成长,也正与现在流行的偶像养成非常契合。

从这一?#23884;人擔?#21738;位偶像在2018年聚集了更多的粉丝内容产品,便有更大的希望出现在即将到来的跨年演出中,我们拭目?#28304;?#21543;。